kikio

【FB1+2|Thesewt】无题(11.19END)

Summary:如题。
少量Thesewt,存个练笔orz




亚利桑那的天气让他想起Theseus,日光明媚,风中细尘暴露进干燥的明亮。Newt伸手,它们穿过指缝,分道而行,在Newt耳畔悄悄叹息。他皱皱鼻子,将信封揣进衣兜。没人盯着他、瞧着他,他却那样不自在,这动作粗鲁又小心。Pickett拽了拽他头发,顺着袖管轻巧地爬下来,跳进口袋,扒住信封,他望着他,小小的、圆溜溜的眼睛里透出不赞同。

Newt舔舔嘴唇,他嘴唇发白,因干渴起皮,纹路融化在肤色里。他垂着脑袋,与伙伴无声对峙。Pickett将纸向外拉出一小截,细枝拍打封皮棱角。

他小声说,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

领路人回头看他一眼,Newt冲他尴尬地微笑,快步跟上,赭红砂砾扑簌簌滚下,他靴面朱黄交加,裤脚干巴巴染着灰土。他又喃喃,“我知道。”

土著巫师棕色的手指挥动,桤木魔杖延伸,银白杖芯涌现光亮,喷吐薄纱浮动。一朵松果菊落上Pickett头顶,他托着明艳艳的花瓣攀上Newt手背。Frank这漂亮的大家伙张开双翼像铺展金色缎面,羽毛抖动着终于撕裂那布匹假象,它扑动翅膀撞进雾一样的纱幔。当他看着天空,峡谷上方絮絮云线的穹顶,蓝色像水倒流入那双眼睛。当他看着Newt,他的眼睛是两粒宝石。雷鸟用喙轻推着Newt背脊,Newt笑着转身,他伸手抚摸Frank颈下柔顺的毛发,“嘿,Frank。”他喜爱道。

印第安人的赞赏携着好奇与敬佩,Frank绕着Newt打转,它弯着脖颈,温顺地伏在Newt面前。他温和道,“这可不常见。”

“我们在纽约分别,他帮…他解决了一个大问题。”Newt说,“我原本想一路带他来亚利桑那。”

印第安人笑起来,眼角堆叠快乐的细纹,“什么,你就追着他来这儿。”Newt不回答,他像默认,他又说,“来见一面?来告别?”Newt抿着嘴点头。护树罗锅爬上他脑袋,两片叶子随那动作摇晃,却像摇头。

“你真奇怪,”印第安人友善地补充,“好的那种奇怪。”他平淡地说,嗓音粗糙、质朴,正如土地。他乌黑的眼睛探究着年轻人,似乎那异乡客石像一般站稳脚跟。Newt不自在地别开目光。

Frank虚虚绕住Newt,他的羽毛饱浸阳光,金子一样闪亮,而掌心拂过柔软细密,他像一条粘人的毯子。Newt在那双浑圆的眼睛里找到自己,他在欢欣、关怀与一切有关想念的情绪里找到自己。

Newt说,我知道,我知道。信封发烫,那不是任何咒语,它在Newt口袋里悄声低语,温度渗透大衣、马甲与衬衫,贴上他皮肤,圈出一小块热而痒的烦恼。Pickett埋进他发旋,他错觉听见笑声。

他抱着Frank,像Theseus的Frank。像Frank的Theseus。但Newt拥抱Theseus,或说Theseus拥抱Newt,Newt无法自如地将手环过他。Theseus是一块石头,温暖的、坚硬的石头。他拥抱Newt,这温暖、这坚硬令Newt别过脸,窘迫地揉搓箱子提手。他望向他身后,向屋子那端,向走廊尽头,他不清楚自己要做什么。当略高于他的Theseus将下巴搁在他肩膀,他感到无所适从,他感到微弱的焦虑,宁静像火灰蛇碎成粉末,留下焦灼的红色卵壳。

母亲蹲下身,她摸摸Newt头顶,笑道为什么不给哥哥一个拥抱。Theseus张开双臂,彼时并不宽阔的臂膀,他的袖子抻平,五指微张。而Newt默许,他往前半步,低头看着鞋带。Theseus靠近,与他脚尖对脚尖,他抱着Newt,闷不吭声将他脚跟捞离地面。

Frank松开他,抖着羽尖后退,空气填补那段距离。有趣的是这一次Newt并未品尝失落,他的目光顿住,Frank歪歪脑袋,“见到你真好,Frank。”Newt道。他的手滑入口袋,在雷鸟振翅的气流下掏出信封,纸页吹得发颤。Newt将Pickett护进大衣衣领。

风停了,他捏着信犹豫了。

另一位巫师说,“怎么,不拆开?”

Pickett探着叶子。

Newt闷闷地应了一声。他眯起眼睛,好似能隔着一层封皮辨清那字迹。他猜得出开头,猜得出内容,猜得出结尾。Newt呼了口气,撕开封口。



END

瞎扯的。
FB1后Newt收到他哥的信,拖着不看,跑去亚利桑那再看一眼雷鸟,最后磨磨蹭蹭看完信回家…没结构,写句子打结,练练笔。

   
评论(2)
热度(36)
未经同意请勿转载。
主博流水账,儿童画左转子博1,rps右转子博2。
吃得太杂,发现好粮光速跳坑,CP入得数不过来。
不时瞎写,感兴趣的可翻我Lof归档 (虽然不全orz
…我应该是只要粮食的质量够好,可逆可拆…吧…
微博@kikiokikio
© kiki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