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ikio

一勺汤药过肚肠,五脏六腑酿凄苦。

口舌手脚皆无,更失了一颗妙头颅。

挖了根,那血肉作泥土,好一副苍白骨。

剖他胸膛,刀底下跳了颗血器儿,通红,可为活物?

莫怕。

这血肉、白骨,自有名姓,自有归属。

沐浴,焚香,红盖头,美事一桩。

三下木梳,三下虱篦,子孙满堂。

笑,笑,看此日桃花灼灼。

孤岛一座。

他发了颤,抖如筛糠,恐慌,恐慌,如蚁啃食,吞他下肚。

合卺酒作孟婆汤。

便不知痛了。

   
评论(2)
热度(81)
未经同意请勿转载。
主博流水账,儿童画左转子博1,rps右转子博2。
吃得太杂,发现好粮光速跳坑,CP入得数不过来。
不时瞎写,感兴趣的可翻我Lof归档 (虽然不全orz
…我应该是只要粮食的质量够好,可逆可拆…吧…
微博@kikiokikio
© kikio | Powered by LOFTER